女長版風衣外套迷你魔法櫻花組合Too Cool For School 恐龍-方型化妝包
空竹把室內的地板擦瞭一遍又一遍,並不時地看看微信中的動向,坐下又忽然想起玻璃沒擦,弄瞭水來擦。

石山出差第8天瞭嗎?是8天瞭吧?空竹又把日期從第一天用手算瞭一下,就是第8天——微信來瞭,一看是在“搖一搖”中認識的名為“仰天孤獨”的朋友,除瞭偶爾的問候,她對他可謂一片空白,至於空間上的身份信息,她一直是質疑態度,有幾人會誠誠實實地留下自己的身份信息,恐怕掩避還來不及。

“我好寂寞,我們聊聊好嗎?”

“我打發你寂寞的時光,你要請我吃飯。”

對方陷入靜默的沉寂,空竹嘲弄地笑瞭笑,自投懷抱的唯恐是顆手雷吧?男人就是這德性,在虛擬空間裡可以恣情笑罵賣情,真要實點,他還怕掉入燈紅酒綠的倒影裡被宰割呢?

空竹任思緒漫天飛舞著,她和石山不同的是在QQ上認識的。那是天賜的緣份,她是活潑熱情型,石山是內向沉靜型,他們在熱聊中相約會見。那是高架下車來車往人來人去的十字路口,她在這頭,他在那頭,她一眼認出瞭和頭像中並無多少差異的他,高大英俊又有藝術氣質的超脫瞬間征服瞭她,她不知道他是以怎樣的心態和自己交往的,她甚至猜不透他當時的心性。總之,面對心儀之人,她電閃雷鳴般三天就同居,而後懷孕有瞭兒子。空竹沒有看錯人,他們的日子越過越好,她不需要勞苦奔波瞭,隻在傢安心照顧兒子,然而那股熱情過去的平淡裡,石山回到傢就打遊戲,很少和她交流,對她有時甚至顯示出不耐煩。

兒子的午餐在幼兒園吃,空竹懶懶地吃著零食看韓劇,“仰天孤獨”的微信唐突傳來。

“對不起,剛才開車,請你吃午飯。”

“謝謝,我吃過瞭。不怕?”

“同是寂寞人,共度寂寞船。你害怕瞭?”

“誰怕誰?!隻是真不餓。”

空竹突然被莫名地恪瞭一下,不想和他調侃瞭,關瞭微信,無名的傷感浮上來,石山難道就沒有過一絲孤獨嗎?打電話,他竟故意掛斷瞭,他幹什麼呢?聚餐嗎?開會嗎?午休嗎?是下午二點,該是正和同事吃午飯吧?空竹想著斜躺在床上沒瞭心思看電視。時間在滴答中慢如蝸牛,半小時過去瞭,空竹忍不住又打,石山不接又不掛,又是一個小時,再打,仍不接,又是一個小時,再打還是不接,空竹從未有過的空落,既有對石山的擔心,又有道不明的畏懼,他不會正和女人在一起吧?

空竹迷迷糊糊地似乎看到石山正和一個女人躺在床上……終於盼到他回來瞭,卻是要把兒子抱走,她上前去搶兒子,他無情地把她推開……空竹悲驚地醒來,屋內是一室的靜寂,

才知虛夢一場,定瞭定神智,外面陰沉的天開始飄起雨來,在這初春的氣訊裡,竟有雪雨的預告,畢竟是春瞭,會真嗎?空竹在胡思亂想的夾縫裡唐突想到接兒子,匆匆下床穿衣,微信又頻響。

“請你吃飯,可否賞臉?”

“真心誠意,不為別的,隻為相識。”

“可以。”空竹怦然心動瞭,是賭註,又是對現存生活常規嘗試的彈跳,還有對石山不接電話的報復,她快速發出此兩個字。

“你住哪兒,我接你。”

空竹為避免後發事端,她特意指出離真正住處很遠的地點。

空竹接瞭兒子送朋友傢,又回傢精心打扮一番後才匆匆前去,外面的雨仍沒有停息的意思,冷氣越來越重,竟有雪粒飄下來,寒意撲來,空竹不禁打瞭個寒顫,手機這時驟響,是石山的來電。

“我正開會,你沒事不要總煩我好不好?無聊就找工作,總在傢神經兮兮的。”石山說完“砰”地掛瞭電話,空竹突然為自己神經般的舉止自嘲瞭,佇立在車來人往的街角,感到自己輕飄飄的沒有瞭依靠點,她下意識地折回,把兒子接到傢,慣常地為兒子做他愛吃的“開心飯”。
越能放下自己你就越快樂
星河
心事在風裡展開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芙蓉樹下

dr3w7k8d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